您的位置:首 頁 > 科幻小說 > 尸兄好腰TXT下載 > 尸兄好腰 > 第169章 辮兒的笑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169章 辮兒的笑


    我說著,全身每個細胞都在抗拒,可是她還舉著這個碗,非要往我面前靠,我被她逼的往后退了好幾步,直接逼到墻角上,都沒躲過去,碗壁還無意中撞到了善兒,我頓時就有點煩了,把這碗一推,“真的不用了,”

    “就吃一口嘛,”辮兒還在祈求,我直接強行把碗奪過來,重重的放在一邊,“你的心意我領情了,但我現在真的不想吃,”

    也是被她弄得煩了,語氣不自然的有點重,

    辮兒一怔,嚇得眼角都濕潤了,小肩膀一縮一縮的,弱弱的應了一聲“噢”,然后端著飯出去了,我瞅了眼窗戶,果然,她一出去,就朝戮焰王跑去了,那雙湛藍的眼,掛著淚痕的模樣,著實是我見猶憐,

    她哭的時候,還有點抽泣的聲音,無臉鬼注意到,過去好像跟她說了什么,可是她根本沒聽,就揪著戮焰王的衣服,似乎想要他安慰,

    她的眼淚,以前在我看來,還是能夠讓人心疼,可是現在看,怎么看怎么覺得煩躁,我正皺眉的時候,一個微微冰涼的手,放在了我的手背上,我一怔回頭看,善兒醒來了,他還是有點虛弱,干咳了幾聲,“娘親,怎么了,”

    我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冰涼的很,

    一想,他好像不是人類,也不知道鬼胎怎么看,只能擔憂的將他抱在懷里,“怎么樣,還難受嗎,”.

    善兒搖頭,“不會,舒服很多了,娘親你還疼嗎,”

    “早就不疼了,”就算疼,我也不會告訴他壓,看著他的眼,我忽然想起來問,“善兒,你對辮兒覺得熟悉嗎,”

    之所以這么問,完全是因為他們兩的眼珠子,實在太像了,

    我每次看著辮兒,我都在懷疑她是不是荊姬跟戮焰王的孩子,可是后來聽見她說“焰郎”,還有戮焰王所想起來的片段,我又覺得,她不太像,

    善兒偏著腦袋想了想,有點困惑的搖頭,“不記得了,只是覺得好生厭惡這氣息,”

    厭惡,

    我有點愣,善兒在前世是戮焰王和荊姬的兒子,已經幾乎可以確認了,能夠讓他厭惡的人,難不成辮兒會是上一世的仇人,

    正想著時,外面好像有動靜了,緊接著,戮焰王走了進來,

    我以為他是來替辮兒找回場子的,抱著善兒沒說話,誰知他在床邊上坐了下來,看見我故意扭過頭沒看他,他還伸手攫住我的下巴,強行給扳過去,我緊蹙著眉頭,拗著一口氣,怎么都不肯動,最后自然是我吃虧,下巴都被捏疼了,眼眶也有點酸,索性順著他的力氣,抬頭瞪著他,“又想來教訓我,”

    他兩眼深邃的看著我,“不是,”

    不是,我有點愣,警惕的看著他,“那你要做什么,”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我下腹那的位置上,我被他那目光看的特別不自然,尷尬的連忙拉過被子將自己蓋上,他這才收回目光,“辮兒體內的靈力精純,對你的傷能夠有所作為,本尊可以讓她來”

    我現在都快討厭死辮兒了,就連辮兒送過來的茶水,我都不敢碰,他還讓辮兒來給我渡靈氣,怎么可能,

    我當場就沉下了臉,“不需要,”

    戮焰王也跟著陰沉了臉,估計是覺得我不知好丑,他沒說話,伸手去拉善兒,我一急,又被他禁錮的根本動不了,只能焦急的喊,“你不是說還有一個月嗎,”

    “嗯,”他的手放在善兒的腦袋上,緊接著一層淡淡的鬼霧,將善兒慢慢籠罩了起來,做完這一切,他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雖然焦急,但也不算擔憂,因為善兒是他的孩子,他應該不至于害善兒,

    果然,到了晚上的時候,善兒的臉色好看些了,以前是蒼白的,現在稍微有了點血色,

    看見善兒好了點,我才終于放了心,晚上的時候,天清道長回來了,在船上把藥熬好后,說給我送過來,戮焰王沒說什么,算同意了,天地牢籠開了一個口子,讓他進來,我還沒來得急高興,就看見辮兒像個跟屁蟲一樣跟了進來,

    天清道長對她,沒太多好臉色,也有點防備的護著藥碗,睨了她一眼,“怎么,連喂藥都不放心,要防著嗎,”

    他的聲音,故意說的比較大,那邊戮焰王聽著,喊了一聲辮兒,辮兒只能不甘的出去了,辮兒一走,天清道長就看著她的背影直皺眉頭,半響才過來,用手指戳了一點水,在桌子上寫下一句話,“這娃兒有問題,”

    我還以為就我一個人的感覺呢,看見天清道長也這么說后,我連忙也跟著寫下了一句,“你也察覺到了,”

    天清道長點頭,嘴上跟我說著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手上絲毫不慢的繼續寫,“小心一點,金蠶可有同你說過,你體內的邪魔之氣,”

    我點頭,用手寫,“說過,她也說過,這件事只與你說過,”

    “嗯,這一次來鄱陽湖,一是為了幫你男人找回武器,提升我方的實力,阻止死劫,二是為了找出你體內邪魔氣的來源,無臉鬼不可能會陷害你,邪魔那日也不曾碰到過你,唯一碰過的,就只有八荒和這個辮兒了,”

    “是,”

    他繼續寫,“你可有想過,你分娩那一日,八荒和養尸人是如何找到這里的,”

    這個事,我早就想過,我遲疑了下,寫道,“不是因為她的魂魄嗎,”

    “并非如此,她的魂魄是在你神罰之時,被她用秘法,強行分離開,用來當替罪羔羊的,就算她能感應,那也必須在一百米范圍內,而且她如今實力大減,五十米的范圍都夠嗆,所以定是有人給她散布了消息,她才知道我等具體方位,”

    “最重要的一點是,那日交手,我在她身上并沒有察覺到邪魔之氣,”

    “大拿,我早前同他交過手,他走的是歪門邪道,雖然不入流,但是同邪魔也拉不上聯系,那條大蟒是從潭水里鉆出來的,如果身上有邪魔之氣,那么當日我們就會察覺出來,可是它身上并沒有”

    我都沒有打岔,天清道長繼續寫,“唯一跟邪魔有過交集的,只有”

    他沒寫出名字,但是事情到這一步,差不多水落石出了,

    如果八荒小尼姑身上并沒有邪魔之氣,那么唯一再碰過我的,就只有辮兒了,

    我把那一天仔細想了一遍,那大蟒噴出來水后,我就如同燙傷了一樣,是后來無臉鬼和辮兒同時渡靈氣給我,才慢慢好轉而如果辮兒要對我下手,在那個時間點下手簡直太方便了,

    我以前一直以為,邪魔之氣,是在那個異時空里,被入體的,沒往后面想,

    但現在想想,時間,地點,人物,完全吻合啊,

    我心驚的顫了顫,把我那天看到的辮兒的笑容,想跟他說說,只是我剛剛抬手想寫的時候,外面就有人敲門了,辮兒清澈的聲音傳了進來,“喬姐姐的藥喝好了嗎,”

    天清道長連忙抬手將桌子上的字全部擦掉,然后像模像樣的勸了我幾句,看著我把藥喝完,就端著藥,出去了,

    他一走,辮兒對我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目光似有若無的停在我寫過字的那個桌子上,笑了笑,幫我把門關上了,她那個笑容,笑的我毛骨悚然,猶如跗骨之蛆,

    難道她知道我們在里面說了什么,還是已經猜到了,我們在開始懷疑她了,
《尸兄好腰》相關推薦:修真聊天群至尊劍皇大明文魁我從凡間來女戰神的黑包群快穿攻略,病嬌男主,寵翻天!驚悚樂園網游之邪龍逆天陰間神探我的陰間女友逃出生天飛越三千年我真的不會算命末世來臨的第一百天三尺黃泉之下人間地獄夜半敲響兇靈門死亡校園恐慌沸騰
65人合买大乐透